澳专家“见证人”斥不实报道:武汉研究所非新冠病毒来源

6月29日电 近日,曾在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展开研究工作的澳大利亚病毒学家丹妮尔·安德森在接受彭博社访问时指出,武汉病毒研究所BSL-4实验室,远比一些媒体描述的更为正规,那些媒体说的“根本不是事实。”她认为,新冠病毒与该研究所无关,很可能来自于自然界。

  美媒报道称,2019年下半年,安德森就在武汉病毒研究所的BSL-4(安全第四级)实验室里工作。作为一名研究蝙蝠传播病毒的专家,她是唯一一名曾在该实验室进行研究工作的外国科学家。

资料图:湖北武汉大学卓尔体育馆,学生有序排队,接种新冠疫苗。李晗 摄

  安德森于2016年在杜克一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任职期间,开始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合作,在2019年曾前往该研究所进行研究工作,直到当年11月结束。这使她能够提供内部人士的视角。

  安德森指出,武汉病毒研究所的BSL-4实验室的功能和活动,比一些媒体描述的情况更为正规。该实验室有严格规定和要求。为确保正在研究的病原体受控,研究员需要先接受长达45小时的培训,才能获准独自在实验室工作。此外,研究所也有通报程序,通报出现与在高风险防护实验室的病原体相对应的症状。

  但安德森表示,(媒体报道的)半真半假的事实和扭曲的信息,掩盖了该实验室正在做的事情。她说:“这是一个常规实验室,和其他任何高防护实验室的工作方式一样。”

  美媒称,安德森对中国以外的一些媒体对该实验室的描述以及随后对科学家的攻击,感到震惊。针对媒体歪曲报道,她认为“人们说的根本不是事实。”

  一些西方媒体报道称,武汉实验室的三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11月曾因流感样症状住院,但安德森表示,截止2019年年底,她所认识的武汉病毒所里的人,没有人生过病,与武汉病毒所的不少科研人员都有过接触的她本人,也没有生过病。她还说,“在接种疫苗之前,我在新加坡接受了新冠病毒检测,显示从未感染过。”

  此外,作为一名与一些知名病毒学家合作多年的科学家,安德森认为,虽然病原体存在从实验室逃逸的可能性,但她仍然认为,它很可能来自自然界。

  她认为,由于研究人员花了将近十年的时间才确定了SARS病原体在自然界的源头,所以,现在还没有确定新冠病毒在自然界的起源,也不足为奇。

【编辑:孟湘君】